知识365:不文艺不鸡汤表态度理排行悟观念做判断最终仅仅是常识

荷兰:郁金香的那些事

 时间:2013/9/25 23:14:32分享人:天天向上热度:3997 ℃

郁金香狂热事件:一整个国家如何会为花而疯狂。 “我不知道是地狱里的哪路妖魔鬼怪被唤醒了,”1648年,当时有人这样写道。“我们的子孙毫无疑问会嘲笑我们这个时代人类的疯狂,在我们这个时代郁金香花竟然被如此顶礼膜拜。”

376年前的上个礼拜,荷兰政府集中到一起,商议解决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其郁金香部门行将垮台。

如果在今天听来“郁金香部门”这个词很荒唐的话,你也许会感到奇怪,这个部门在当时也同样地令人好奇和受人鄙视。

 “我不知道是地狱里的哪路妖魔鬼怪被唤醒了,”1648年,当时有人这样写道。“我们的子孙毫无疑问会嘲笑我们这个时代人类的疯狂,在我们这个时代郁金香花竟然被如此顶礼膜拜。”

荷兰郁金香是现代社会第一个被投机的资产,其价格曾一路疯涨,然后几乎是以原子弹爆炸的速度崩溃。

但这并非最后一个。这也正是这个事件在现代人的记忆里挥之不去的原因。

让历史学家安娜·戈登加(Anne Goldgar)2007年的《郁金香狂热》("Tulipmania")作为我们的向导,带给您这个离奇古怪而又发人深省的故事吧!

根据传说,对郁金香的狂热可追溯到奥斯曼帝国。

图/Cristoraul

为苏莱曼大帝朝廷效力的一位大使发现,这种原产于中亚地区的花儿在君士坦丁堡随处可见。在16世纪末,他决定带一些这样的花给其在荷兰莱顿的一位生物学家朋友:克鲁斯(Clusius)。


但是,当郁金香在欧洲出现的时候,从艺术品到海贝壳,普通的收藏品已经汗牛充栋。

图/古尔班基安博物馆

克鲁斯请他的航海商人朋友们在旅行的时候为他收集些稀奇古怪的鱼,并且愿意用“勋章或者不寻常的人造物品”交换稀有的植物。


而当时在阿姆斯特丹期货交易已经大行其道。

图/LobbyStasGr

阿姆斯特丹证交所1602年开张。促使荷兰东印度公司成立的波罗的海谷物交易,作为一种非正式的期货交易,已经存在了数十年。


但是到了17世纪初,鲜花开始受到追捧。

图/戈登加

这使得过去曾经的“绅士职业”当中产生了竞争对手。“在这一行里朋友不再是朋友,相反,这年头除了利润之外,没人再想要别的任何东西了,”当时的一位作家写道。


而在所有的鲜花中,郁金香被证明是需求最大的。

一张郁金香种类的分类表                         图/戈登加

它们不光外表优美,还有无数个变种,可以让人详加探究、分门别类。这已经超出了美学的范畴。


到17世纪30年代,一批郁金香经纪行开张了。

图/戈登加

事实证明交易让人无法抗拒。“那些认为每年都可以通过他们的郁金香谋取一定利润的人相信,再没有比种这个更好的炼金术了,”当时的一位诗人写道。


然而戈登加认为专门从事郁金香买卖的圈子范围还是有限的。

图/戈登加

这主要包括富有的商人和熟练的手艺人。他们之间往往是远亲关系。

[ 转自365知识网 http://www.zhishi365.com/ ]


可是即使实际的交易很有限,郁金香狂热还是很快成为全国人的谈资。

图/戈登加

“邻里之间、同事之间奔走相告,开店的、卖书的、烤面包的以及医生和他们的病人,给人的印象是仿佛一时间他们都被这种新的爱好所牢牢抓住,为其突如其来的盈利前景深深迷惑。”

[ 转自365知识网 http://www.zhishi365.com/ ]


到了1637年,价格上涨到了关键性的地步。

图/Neha

Switsers,一种普通的球茎,价格从1636年12月31日的每磅125弗罗林涨到了1637年2月3日的每磅1500弗罗林。


2月5日在阿尔克马尔发生的富有传奇色彩的拍卖标志着郁金香狂热达到了顶峰。

图/戈登加

此次拍卖的目的是为新近的孤儿筹集款项。根据拍卖结束后不久印发的一份小报记载,一个名为“总督”(Viceroy)的品种卖出了4203弗罗林,一个名为“范·恩纯森上将”(Admirael Van Enchuysen)的品种则卖出了5200弗罗林。


根据戈登加的描述,我们无法真正得知究竟是什么引发了跌价。

 

图/戈登加

荷兰文写道:“傻瓜很快与他的钞票拜拜了。”

然而对许多泡沫而言这的确是真的。她写道,据一个可疑的消息说,跌价可能始于在哈勒姆的一桩泡了汤的交易。另有人说也许最终居高不下的价格开始让买家们感到吃惊了。价格崩溃也与席卷该国的一次小型瘟疫碰巧凑到了一块儿。


戈登加说有证据表明供给开始超过需求了。

图/戈登加

我们提到过经纪行。她还说一些小规模的投机者也开始自己种植郁金香了。


然而一夜之间,为当季的球茎所签署的合同变得一文不值,击垮了买卖双方,以及围着他们团团转的经纪行和保险商。

图/Art In The Picture

听起来耳熟?


跌价如此之剧以至于4月27日联邦议会只得出手干预。但并未真正见效。

图/Wikimedia

戈登加说他们发出了一份无力的公告,声称应由地方政府做出裁决。


僵局持续着,直至1838年1月,各城市开始组建独立的委员会来解决纠纷。

图/戈登加

哈勒姆成立了一个委员会专门处理因鲜花交易产生的纠纷,这就是后来的Commissarissen van de Bloemen Saecken(鲜花事件委员会)。每周三和周六的上午9点到11点和下午2点到4点,该委员会将开会。没来的人第一次罚款30斯梯弗(译注:荷兰旧辅币,合1/20盾或5分),第三次要罚12弗罗林。


解决方案是取消大多数合同,并向债务人收取3.5%的手续费。

图/Google

当然今天这样的方案看起来是不可行的。


戈登加推翻了可能由郁金香狂热引起的两个虚构之说:第一个,商人阶层被彻底消灭。

选自:365知识网

图/Google

如前所述,球茎交易仅局限于一小批有钱阶层。


另一个虚构之说是郁金香狂热摧毁了整个荷兰经济。

选自:365知识网

图/Wikimedia

荷兰的大多数产业部门仍在增长,直至17世纪中叶。在17世纪50年代之前,荷兰的东印度公司甚至还未在好望角成立呢。


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回忆这次泡沫?首先,戈登加说,它可能给社会带来了更加致命的影响。

图/Google

戈登加说最大的破坏是针对荷兰人的价值观的。“有什么比欺骗和伪造更糟糕?(当时有人这样写道)‘让我们把自己全都当成骗子吧!’郁金香贸易不是错在金钱,也不是错在商业,而是错在将建立在信任之上的有序社会放置一旁,‘为寻求不义之财而置廉耻于不顾。’这是中等阶层所发出的信息,但这信息不是发给穷人的,而是留给他们自己的警告。”


然而我们今天仍然记起它的主要原因是泡沫还在继续。没人吸取教训。

图/Google

戈登加说,即使郁金香狂热破灭之后,荷兰人对郁金香的热情在随后的数十年里也未曾减退。


戈登加说,截止1720年,整个欧洲都“充斥着赚钱的谋划。”

Edward Matthew Ward所作的“南海泡沫”          图/Wikimedia Commons

南海泡沫中,人们以英国的南海公司股票为交易对象,其价格先是一飞冲天,继而在一夜之间崩塌破灭。这向欧洲人证明,郁金香狂热不是孤立的事件。只不过碰巧它是人们晚近记忆中的第一件而已。

365知识网所有文章欢迎转载,但务必注明出处,并保留www.zhishi365.com链接。
荷兰:郁金香的那些事导航
关键字: 荷兰郁金香
免责声明:
1、本网所有文章作品,均有注册用户发布,zhishi365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知识,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日内进行。